白雪覆盖的冬牧场,银边勾勒的素雅世界
黄海燕摄影的涅涅茨人题材组照通过了美国摄影学会银质会士认证
发表时间:2019-02-26  作者:18°灰  责任编辑:本站编辑

美国摄影学会影艺硕学会士MPSA

灰度影像高级荣衔会员黄海燕


  俄罗斯有个名字意为“世界的边缘”的地方,那里常年被冰雪覆盖,最低温度低至零下50度。

  就在这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,生活着涅涅茨人。

  当大地被雪包裹,白色占满视野可见之处,冬天像是漫长地没有边际。

  这时节,大群的驯鹿游走在苔原上寻找食物,涅涅茨人则追寻着驯鹿的踪迹,不断迁徙。

  这白雪覆盖的苔原,即是涅涅茨人的冬牧场。


  黄海燕拍摄的组照《涅涅茨人的生活》,向我们展现了在这样一个天寒地冻、银装素裹的世界中生存的涅涅茨人的日常生活景致。



  黄海燕重点拍摄了涅涅茨人的传统日常生活。除了养育孩子,涅涅茨妇女几乎承担了所有营地的工作。

  作为养家糊口的人,涅涅茨男人负责所有与驯鹿有关的事情,同时也负责与外界的社会联系。


  这样各司其职、分工明确,一个个温馨的家庭就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中正常地生活、延续后代。


  这是一个静谧、无声的世界,雪的世界。似可听到风声呼啸,看见雪花四落,感到皮肤上传来的寒冷。



  这里本是很简单的无多余装点的地带,又用上一种银灰的色调来对照片加以处理,于是照片中的世界变得更加静谧与素净,散发出暗暗的银光,如此素雅,使人心中沉静,仿佛尘埃落尽的安宁。



  “活的好的人,是有暖和衣服的人;
  活的幸福的人,是有可替换衣服的人。”
  涅涅茨人有这样的口头创作。冰雪世界确实美丽,但生活于其间并不容易。



  涅涅茨人一年长达260天生存在冰天雪地之中,居住在在驯鹿皮的圆锥形帐篷里,穿驯鹿毛皮衣服,从雪洞中取水,吃生驯鹿肉。



  他们的生存条件无疑是辛苦的,但很多涅涅茨人还是选择了这样迁徙游离的生活。这个民族久远以来,有了强悍的体魄和值得敬重的坚韧性格。



  虽然涅涅茨人的生存环境严峻,黄海燕的组照中更多展示的是涅涅茨人日常生活的平静,而非苦难和艰辛。
  对涅涅茨人来说,那就是他们的家园,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,以及他们的日常。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这个皑皑白雪之国度啊,他们也只道是平常。



  黄海燕照片中的画面远景广阔,隐隐显出远处平缓的雪原、装点着树木的山坡、起伏和缓的山脉。画面上呈现的,始终是一种淡然的基调,而非意在强调人与艰苦环境间冲突的激烈。因此,这组照片更多给人的感受是宁静的和乐的氛围。



  雪是变幻的,落在坡地上,有时厚实平缓,有时被风吹出波的皴纹。


  有时漫天飞散,像一支支细长竹叶,大风之中片片凌厉横飞;有时轻盈像绒花;抖落的雪埃像一匹柔软的布缦,在风中轻轻扬动。


  风雪大时,看到涅涅茨人顶着寒冷前去,平静的面容稍显坚毅。有时涅涅茨人在风雪中展露笑颜,如此动人。
  雪停时,日子好过些,取水、搭帐篷、劈柴就更容易一些。大家一起聊天,表情和煦快乐。



  驯鹿很多,养的比马大。狗也始终不离人身旁。在风雪中狗和人一同行着,相怜相惜,是天地间的好伙伴。



  这是黄海燕用摄影为我们呈现的涅涅茨人的生活景象。一片白雪覆盖的冬牧场,银边勾勒的素雅世界。


  涅涅茨人世代在此,往来、生息,绵延不绝。

黄海燕和灰度影像影友在捏捏茨营地


  “灰度影像俱乐部”会员以参加美国摄影学会(PSA)国际摄影积分赛,向PSA影艺博学会士(GMPSA)以上名衔发起冲击为目标。欢迎有志在国际摄影大舞台上证明自己的影友踊跃参与。



如果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本站编辑联系,我们将及时处理,联系邮箱:2557443387@qq.com